百年風華,杳如雲鶴

今天下午四點多的時候,爺爺仙逝了。

老人家活到近乎百歲,兒孫成群,安享晚年,平平穩穩地走了。

所以並不感到特別傷悲。

經歷過的百年風霜,以前總想要探問老人的滄桑回憶,

略為記之,卻又不知如何問起,已成憾事,此後僅能遙為追思。

更可惜今後再無與祖輩把酒共飲的機會了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